饭碗民间立场的诗性行吟读刘晓平散文集一路风景

发布时间:2020-09-18

肖念涛:民间立场的诗性行吟 ——读刘晓平散文集《一路风景》 肖念涛 10多年前,或者更早,我就知道刘晓平的盛名。缘于他的散文《奇山异水张家界》收入中学语文课本。这当然是一个作家成功的标志之一。

我清晰地记得,当年的《湖南》湘江文学副刊毫不吝啬版面,大幅推出晓平的诗歌、散文作品,以及相关评论他的文章。当时,他供职于《张家界》。在我看来,那时晓平应该是风华正茂的文艺青年。

2015年,正值湖南省散文学会筹备之际。我受筹委会的委托,给晓平打,告诉他,筹委会准备提名他为学会副会长候选人,问他意下如何。他爽快地答应了。此时的他,已担任张家界市文联主席兼党组书记。我从未与他谋过面,只是从他的声音来看,透出一种质朴,以及缓慢的从容。

学会筹委会的几次会议,晓平不辞辛苦,从张家界赶到长沙来参加。我这才发现,晓平憨厚淳朴,像是一个庄稼汉,与所谓的文联主席搭不上一点边。但他的目光透着一种睿智深邃。

2016年,中南大学文学院在长沙举办湖南小说创作论坛,我和晓平同为作家代表与会,正好比邻而坐。我俩是为数不多的准备了发言稿的代表。他的材料标题叫《小说题材浅议》,我的则是《回归小说的母题》。我俩相视会心地一笑,为彼此的敬业精神。晓平对我说,我俩的诗歌同时在《湖南》刊出,真是缘分啊!我颔首说,是的是的!但其实我已记不起来了。我分明感觉到了晓平的心细如针。

当年冬天,受晓平之邀,我赴张家界参加全国文艺名家笔会。晓平亲力亲为,到机场接客送客,不亦乐乎。贵为文联主席的晓平,怎么看,都像是一个庄稼汉,而且是个神情有点木讷的庄稼汉。只有关注他的眼睛,才会感到他闪耀的诗人的睿智的光芒。当然,百密难免一疏。我和邦哥一行乘的是晚上从长沙到张家界的航班,晓平亲自接了我们,送到张家界国际大酒店,就又乘着面包车去飞机场接下一拨客人了。我和邦哥一行在酒店里,觉得肚子有点饿了。正好文友打来,一见面,一聊,就打的去吃张家界土菜。吃了几坨腊猪脚,觉得大快朵颐,晓平打来了,说最后一批客人接到了,到酒店一起吃晚晚餐。我们在里告诉他,已经在外面吃土菜喝酒了。晓平连连说抱歉抱歉,没有提前打招呼安排好。我们反倒安慰他,不碍事的,先把外省的客人招呼好,我们也是主人嘛。听得出,晓平道歉的声音很真诚,也有点拙讷,就像一个犯错的农民,没有狡辩,只有 裸的自责。由此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大贡献。,我倒是觉得晓平有几分可爱。憨厚式的可爱。

2017年,国际旅游诗歌节在张家界隆重举办。国际国内诗坛名流大腕翘楚、诗歌爱好者云集。本来,晓平很早就特邀我参加诗歌盛会。无奈快开幕时,我被公务缠身,未能成行。但在朋友圈,国际旅游诗歌节的盛况得到如火如荼的直播。我的情绪也受到强烈感染。

晓平首先是一个诗人。

尽管说他是一个多面手。

我读小学时,学习老舍的文章,里面有一句,大意是,如果能加强诗歌修养,就能把语言写得精炼。我理解是,富于 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一直以来,我始终认为,诗歌是文学艺术皇冠上的明珠。诗歌代表了文学性。迟子建说过,再好的故事,如果没有诗意的语言表达,故事也会没有味道。在我的印象里,中国的当代小说家,能用诗的语言写小说的,有迟子建、阿来、苏童等。用诗的语言写小说,不仅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,而且使整个小说的意蕴丰富。

我曾经参加一个文学沙龙,作了一个以《文学的想象力与诗意温暖》为题再看看IBM近三年为转型付出的收购和投资代价:的即兴演讲,为时四十分钟。后来整理成文,发表在《创作与评论》杂志上,很多站疯狂转载。尤其是影响巨大的红重点推介。而与晓平同时参加中南大学文学院举办的湖南小说创作论坛,我的发言稿《回归小说的母题》,着重讲了语言和故事两个方面,强调文学是语言的艺术,诗意的语言是作家努力的方向,不仅需要天赋,更需要长期的阅读、生活体验等积淀。此文在《创作与评论》发表后,马上被中国作家转载。

所以说,晓平首先是一个诗人。他曾经出版过四本诗集。让我有理由相信他的语言是有鲜活的创造力的,是给人无限想象空间的,是言已尽而意无穷韵味十足的。

每天刷朋友圈,我经常看到晓平又发表了诗歌新作,或者晓平转引了最新的诗坛佳作,或者让朋友们分享最新的诗歌评论。每每此时,我总是认为晓平是充满年轻活力的歌者。

诗人写散文,就更值得期待。

晓平用诗人的眼光打量周遭的这个世界。

一切景语皆情语。还不止于此,一切景语皆诗语。每一寸土地,每一棵树,每一株草,每一缕风,都被赋予诗性。一旦被赋予诗性,便显得天真烂漫。

晓平本身生于雪峰山麓、资水河畔的隆回县,长期生活、工作在张家界这座世界级生态公园。自然界的鬼斧神工、天生丽质,滋养了他这位诗人,这位散文家。自然界的风景又赋予他天然的颖悟能力。说他是一位天生的行吟歌者,再恰当不过。

心安处即家。读晓平的文章可以真切地感到,他热烈地歌唱足下的土地,身边的风物。他的心灵是热情沸腾的,也是安宁的。因为生他养他的这片神奇的土地,无论是隆回县也好,张家界也好,都足以安妥他的诗性的灵魂。他的心安憩在山山水水的风景之中。因此,每一片风景都是他的家。

《一路风景》是湖南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晓平的散文作品精粹。收纳了他多年来的散文精品。

读《一路风景》,可以感受到质朴的晓平对人生风景的频频回眸。这回眸,是深情的,是赤子情怀,是民间立场,也是行吟诗人的足迹。我个人理解,一旦民间立场与诗 融,散文书写就会获得接地气的文学 。

晓平笔下的风景兼具实在与空灵。说实在,是因为每片风景都有实实在在的故事。在叙事散文大行其道的今天,晓平显然没有置身其外。说空灵,是因为在他的散文中经常可以看到奇思妙想,以及画龙点睛般的充满想象力的诗语。但他的诗语,并不晦涩,在想象之上,又在情理之中。

艾青诗云: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热泪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!我想,晓平的散文是充满正能量的。为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旅游散文,我宁愿称呼晓平为灵魂的歌者。

《一路风景》,既是对风景的雕刻,也是对时光的雕刻,更是对灵魂的雕刻。

我是旷野的一只鸟,在你的眼中找到了天空! 读晓平的《一路风景》,使我想起了朋友圈热传的一句诗。

从《一路风景》中,我分明瞥见了晓平质朴得有点木讷的眼神,却是充溢空灵诗性的眼神!他的《一路风景》,确实让我找到了人生不一样的天空!



灰指甲一定是灰色吗
韶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石嘴山白癜病医院